您的位置: 昆明资讯网 > 历史

血极八荒 第二百六十四章 潜入雨枫城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3:51:26

血极八荒 第二百六十四章 潜入雨枫城

重伤昏迷的许妍发出一声嘤咛

血极八荒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潜入雨枫城

,眼睫毛微颤,缓缓睁开了双眸,

原本水灵灵的大眼睛此时已经暗淡无神,许妍望着四周宛如铜墙铁壁一般的牢房,看着自己手脚上套着的精钢铁链,她知道自己恐怕已经命不久矣,

“为荒殿战死我无怨无悔,唯一的遗憾就是沒有对你表明心意,”许妍闭着眼,脑中浮现出了江绝帅气的面孔,不觉间两行晶莹的泪滴已经顺着脸庞滴答落下,

轰隆隆~

精钢打造的牢门突然打开,一名身着红色衣袍的精瘦男子,带着一脸淫笑走了进來,

“小妹妹,你怎么哭的这么伤心啊,放心我们不会杀你的,过了明天你就会成为我教廷的忠实追随者,与我们一同诛杀异端,传播神的荣光,”

这名精瘦男子正是摩尔度大主教,他一边说话,一边仔细打量着许妍,看着许妍精致的脸蛋、傲人的身姿、吹弹可破的皮肤,他的心就跟有人在挠一样,奇痒无比,恨不得立刻扑向许妍,将其就地正法,

许妍并沒有注意到摩尔度异样的目光,因为她的心思都放在了摩尔度刚才所说的话上,

“成为教廷忠实的追随者,一同斩杀异端,传播神的荣光……”突然,许妍双瞳紧缩,失声惊叫道:“你们想给我施展度人经,将我强行度化,”

“不是度人经,是《圣经》,教廷至高无上的秘术之一,”摩尔度纠正道,“能让鲁德拉大主教亲自为你施术,乃是你的荣幸,”

“不,我死也不会成为教廷的走狗的,”许妍怒喝一声,嘴巴大张,牙齿用力咬向自己的舌头,竟是准备咬舌自尽,

摩尔度岂会让她得逞,一个晃身,瞬间出现在许妍身前,伸出手掐住许妍的嘴巴,让她张开的嘴无法落下,

“啧啧,这么漂亮的小妞怎么脾气这么爆呢,不过我喜欢,”

摩尔度的手触碰到许妍的脸颊,顿时指尖一颤,脸上出现了一抹陶醉,

“多么光滑的皮肤,吹弹可破,白皙透人,再加之这张完美的容颜,简直堪比我教廷的圣女了,不行了,我体内的邪火已经有些压制不住了,要赶紧释放出來,”

说着,摩尔度抬手甩出一道金光,将许妍的手镣脚镣给劈开,一把将她抱起,踏出牢门,急色的朝着自己房屋跑去,

看到摩尔度一脸猥琐的表情,许妍哪里会猜不出他想要做什么,脸色顿时苍白无血,拼命挣扎起來,

“老淫贼,你若是敢对我做些什么,我父亲必定会血洗教廷,将你千刀万剐、挫骨扬灰,”

“拼命的叫吧,即便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來救你的,”

摩尔度变态地说道,虽然许妍拼命挣扎,但是摩尔度的手好似钢钳一样,将其禁锢,

守在牢狱门口的狱卒,看着摩尔度抱着许妍急冲冲的从牢狱深处奔來,赶忙打开牢门,恭送其离开,从他们习以为常的神色就可以看出來,摩尔度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干了,

“哎,又有一个女人要被摩尔度大主教给糟蹋了,这年头,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,”

“是啊,都说摩尔度大主教经常泻火,是因为修炼至强秘术造成的后遗症,若是我也能这样,别说是后遗症,就是让我少活十年都行啊,”

“嘘~小点声,要是要大主教听到咱们议论他,你我都会被严惩,”

……

就在摩尔度扛着许妍返回自己住处的时候,一道黑影宛如鬼魅一般潜入了雨枫城,无声无息,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,这道黑影自然就是疯狂奔袭而來的江绝,

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,进入雨枫城时竟然沒有引起三名红衣大主教的注意,如同空气一般,

江绝目光阴冷,浑身冰凉刺骨,散发着阵阵杀气,隐藏与黑暗中,在寂静的雨枫城中行走,暗淡的月光拉长了他的身影,显得无比萧瑟,

“许妍,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,”

江绝握紧拳头,双眼血丝密布,他环顾四周双脚用力一蹬,潜入了一处装饰奢华的庄园中,神识稍微散发,扫过庄园,江绝便发现了园主的住处,

这个庄园的园主柯默思是一名中位血君实力的主教,在整个雨枫城中地位崇高,此刻,他正熟睡在香甜的美梦中,突然一阵阴风吹过,柯默思心脏猛地收缩,全身寒毛直竖,刹那惊醒,扑腾而起,

“吓死老子了,还以为有人潜入本主教的房间里了,”柯默思抹了抹头上的冷汗道,

突然,他动作一顿,双眼猛然大睁,头皮发麻,全身如坠冰窟,因为原本空无一人的房间中央,此时站着一道黑影,

“敌……”柯默思仰头大叫,准备向整个雨枫城示警,但是他敌袭的敌字刚刚到嘴边,江绝便闪身到他身旁,右手闪电出手卡住了他的脖子,手臂发力,将其一把提起悬在了半空中,

柯默思脸色涨红,喘不过气來,他眼中尽是惊骇之色,仅凭刚才这一击他就已经知道十个自己也不是眼前这道黑影的对手,

江绝双目直视柯默思,眸光凌冽,森然道:“告诉我今天你们俘虏的那名女子,她被关在哪儿了,”

柯默思刚把不知道三个字说出來,他的左臂便被江绝瞬间折断,柯默思双眼暴凸,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想要嘶喊却被江绝捂住了嘴,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,

“我真的不知道,”

咔嚓~柯默思的另一只手臂也被江绝给扭断了,剧烈的疼痛让他冷汗直冒,眼皮外翻,都快要昏过去了,

江绝冷冷道:“别再让我听到不知道这三个字,否则下次扭断的将是你的脖子,”

柯默思抽着冷气,艰难的点头,过了半响,他才从疼痛中回过神儿來,道:“雨枫城所有的俘虏都被关押在地主教堂地下的大牢中,”

“地主教堂的守卫如何,”江绝再次问道,

有了之前的教训,柯默思再也不敢耍小聪明,乖乖的把教堂的情况告诉了江绝,

“地主教堂内有三名红衣大主教坐镇,其中两人是下位血皇,一人是中位血皇,除此之外,教堂内还有一支主教卫队,是由十名中位血君实力的主教组成护卫队,守护教堂的安全,”

“今天有沒有传出有人被施展度人经的消息,”

柯默思摇了摇头,回答道:“《圣经》一般不会随意施展,倒是听摩尔度大主教说明天准备对一名荒殿的天才施展《圣经》,”

听到柯默思的话,江绝先是松了一口气,然后他的心又悬了起來,急忙问道:“对荒殿的一名天才施展《圣经》,那名天才是男是女,长相如何,”

“是个女的,今天刚刚被押送到雨枫城,据说长得沉鱼落雁、闭月羞花,比之我教廷圣女也不输分毫,”柯默思回答道,

“绝对是许妍,”江绝心中怒吼道,浑身的杀气又有些抑制不住散发出來,

柯默思被强大的杀气震慑的说不出话來,在他的感知中,自己面前的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个來自地狱,屠杀过万千生灵的恶魔,

对于这种杀人不眨眼的人來说,只要自己失去利用价值,绝对会被眼前的这个恶魔给杀掉,所以柯默思立刻说道:“我还有一条重要消息告诉你,只求你别杀我,”

江绝冷漠地吐出一个字:“说”

“如果你要救的人就是我刚才所说的那名荒殿天才的话,不应该去地主教堂地下的大牢,而是应该立即赶忙摩尔度大主教的住处,去完了恐怕就來不及了,”

柯默思擦着额头的冷汗,语速飞快地说道,生怕自己说慢了,就会被江绝杀掉,

“为什么,”江绝眉毛一挑,

“因为摩尔度大主教是教廷内出了名的老‘淫’棍,但凡长得有几分姿色的女人他都会想尽办法搞到手,更别说倾国倾城那种级别的绝世美女了,如果不出意外,那名荒殿天才此时已经被摩尔度大主教的床上,准备接受他的临幸了,”

“你说什么,”江绝怒发冲冠,双眼爆射出两道骇人的目光直射柯默思,

柯默思喉咙发出一声闷哼,竟被眸光所伤,他沒有理会自己的伤势,而是大喊道:“我所说句句属实,只求你放我一条生路,”

江绝冰冷的扫了一眼,他从柯默思的情绪波动判断出柯默思并沒有说谎,

“告诉我摩尔度住处的位置,”

柯默思立刻答道:“从我住处向西南方向飞向一千米,有一座无比奢华的城堡,那便是摩尔度的住处,”

江绝猛地一跺脚,化做一道黑影,瞬间消失在了柯默思的视线中,朝着他所说的城堡飞奔而去,

柯默思瘫软地坐在地上大口喘息,他知道自己捡回一条命,此时的他完全可以大声呼喊敌袭,示警全城,叫醒所有熟睡的魔法师去围攻江绝,

但是他并沒有这样做,因为从刚才短暂的接触中,他对江绝的实力已经有了初步的估计,即便是本城最强者,中位血皇的鲁德拉大主教都不一定能留下他,

……

武汉友好医院医生
武汉友好医院电话
武汉友好医院在线咨询
武汉真爱妇产医院
武汉真爱妇产医院怎么样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