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昆明资讯网 > 体育

覆云乱煜 第一百三十四章 帐中,殿中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13:54

覆云乱煜 第一百三十四章 帐中,殿中

八千先锋全军覆没,先锋官可米打战死,领兵主将禄时行倒是没有头脑发热,去拿填油战术一点一点去填科尔科的口袋阵,而是将全部兵力收缩至小丘岭一带。

此时小丘岭上中军大帐内,几位大部落头领已经吵得面红耳赤,而照着眼下的形势发展来看,挽袖子拔刀动手已经只是时间问题。

这次王妃帐下五大部落各出一万骑兵,共凑五万骑兵南下,顷刻间就损失了将近五分之一的兵力,而损失兵力最多的那位部落首领已经明显处在了发狂的边缘。

也正是这位长了一把大胡子的部落首领骂的的最凶,看他咬牙切齿的模样,几乎恨不得将已经身首异处的可米打挖出来再来一遍剥皮抽筋。

“狗娘养的可米打,他以为黄汉吉四部都是泥捏的不成,每次抢战功就他最上心,现在没和他抢的了,自己去黄泉路上抢着玩吧!不过这龟孙还赔上老子八千骑兵,没卵子的东西,真该他娘的剁碎了丢到草原上喂狼。”

为首的是一名头发已经花白的老人,坐于案几之后,闭目不言。

坐于老人一旁的是一位一名眼神阴鸷的中年人,他仿佛没有听到帐中的喝骂,而是拔出自己的弯刀,一边精心擦拭着,一边好似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出征前我就对这腌臜货说过,这次布局的是秋叶,修行者的心思咱们猜不透,稳着点来,可他是怎么说的?什么修行者就知道参禅打坐,八千骑兵一冲就把他给吓尿了,可现在到底是谁尿了?”

几位原本争吵不休的首领,骤然沉默下来,就连叫骂最凶的大胡子也稍稍安静下来,不过似乎心中怒气还没有完全发泄出来,抽出腰间弯刀,一刀把身前的案几砍成两半。

刚才几人的争吵无非就是谁来承担,就是那位大胡子也不至于真的为了八千骑兵就伤筋动骨了,而阴鸷中年人此话一出,无疑是将所有的都推到了死鬼可米打身上。

待到整个大帐彻底安静下来以后,一直没有说话的老人,也就是此次王庭主将禄时行才缓缓开口。

禄时行征战了大半辈子,曾是林远父亲的帐下骑兵,算是三朝元老,这区区八千人的损失还不被他放在眼里,王庭内部的不和也早有预料,最让他心惊的是,这一次秋叶的态度,第一战就出动了所有修行者,难道道宗将要有更多修行者到达草原?这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。

骑兵可以堆死修行者,但那也是在数量处于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才能实现的!

禄时行说道:“黄汉吉四部,黄汉吉部位于最南,科尔科部位于最北,其余两部分处东西两翼,眼下若想直接攻打黄汉吉部,其他三部是绕不开的,不过那两部需要分守两翼,能派出援兵的也就只有黄汉吉部了。这空估摸着黄汉吉的援兵应该到了科尔科了,加上原来科尔科的兵力大概有两万人左右,我们现在兵力刚好是他们的一倍。”

禄时行作为王庭老将,也是一部首领,毕竟身份资历在那里,又是王妃钦点主将,他说的话分量还是比较重的。此话一出,倒是没有人跳出来唱反调。

一位部落首领皱起眉头:“难道我们要绕过科尔科部,直接奔袭黄汉吉部?”

禄时行摇摇头,“直接奔袭黄汉吉部,就是让其余三个部落把我们包了饺子,到时上天无路,下地无门,这四万骑兵就算交代在这里了。”

大胡子一阵火大,“那禄老头,你说该咋办?”

禄时行平静道:“科尔科摆明了是一个口袋,不过口袋不够大是要被撑破的,休整一晚,明日集中所有兵力强攻科尔科,用人命堆出一条路来。”

……

巍巍道宗,山门便是一片群山,而主峰共有九座,除去废弃的剑脉一峰,还余八座,掌教所在都天峰位于正中,其余七峰呈七星之势环绕。

都天峰之巅是一座硕大无比的天池,而天池正中央又建有一座覆盖了天池大约一半面积的白玉广场,广场上云雾缭绕,在其中央又有一座巍峨道殿,道殿高达数十丈,人立其下,宛若蝼蚁。

道宗有峰主七人,除了无尘和开阳峰主因为丹道而境界大跌觅地隐修,溪尘身在草原,其余峰主竟然全部都来到了道殿之前。

无数身着深蓝色道袍的道宗弟子依此立于道殿主道的玉石台阶上,从第一层一直到道殿正门,远远望去就像两条蓝色缎带。

四名峰主尽数来到道殿前方广场后,只是稍作停留,便按照七星排位鱼贯而入,随着台阶的上升,巍巍道殿的压迫感也就越发深重起来,千年前世上最高之处,不是皇帝的龙椅,而是道宗的道殿,而执掌道宗已经数十年的掌教真人,就在道殿正殿。俯瞰天下。

为首的老道鹤发童颜,黑色道袍在滚滚天风中亦是纹丝不动。而清尘等诸位峰主皆在他身后。

他正是七位七位峰主之首,天枢峰主,而因为天璇峰主无尘和天玑峰主溪尘不在,紧跟而上的是天权峰主

,天权峰主看起来不过四十多岁,一头黑发被玉簪整齐束好,颌下三缕长须,大袖飘飘说不尽的仙风道骨。

天权峰主之后是玉衡峰主,玉衡峰主是一中年美妇,虽然年纪见涨,不见少女之灵动,但雍容气度却是更甚。同样的黑色道袍却掩不住仍旧曼妙的身段。

最后便是摇光峰主清尘,只不过此时清尘望着天枢峰主的背影,脸色阴晴不定。

四位身着黑袍的道宗峰主步步登高,迈入道殿。

进得正门,只有一条主干道直通正殿,主干道宽约十丈,两旁立有十二根是高约十丈,须得四人才能合抱的巨大立柱。

进入道殿后,四人转而变为并肩前行,道殿中声音寂寂,高不见其顶,长不见其头,而通道看不见的尽头便是正殿。

不过再长的通道也有走完的时候,当四人走出长长甬道时,一座上圆下方的大厅出现在四人眼前。

一袭紫袍高坐主位,在他左右各有四个座位。天枢峰主脸色淡漠,深深看了眼纹丝不动的掌教真人后,径直走到右边第一个座位上坐下。

自古以左为尊。

那左边的第一个座位是曾经剑宗一脉的位子,也是留给剑宗宗主的位子。

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怎么样贵不贵
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价格贵吗
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网上预约
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上班时间
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线预约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