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昆明资讯网 > 娱乐

神血图腾 第二百一十一章:回归(一)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09:58

神血图腾 第二百一十一章:回归(一)

一道半月形的光弧斩向葛天鹰,紧随其后的一轮烈日蒸蒸,以灭世之势无可阻挡。天籁.⒉

雷光双锤舞动,狂风席卷一般撞在了烈阳之上。

天崩地裂。

光芒万丈刺目,真如一轮太阳在世间绽放,巨响声中,葛天鹰的冲势戛然而止,双锤之间多了一道深深的沟壑。

葛天鹰的眼中露出了恐惧之色。

手中的一对金锤就算不是二阶的顶尖兵器,也是不可多得的珍贵兵刃,然而在计都的一击之下,竟然受到如此严重的损伤。

他甚至都没有被后者的大戟真正击中,便已经受到了如此严重的伤害,这样的事实让葛天鹰都不敢继续往下想了。

他有心想要认输,可是却又顾忌魁灵山的颜面,一招而退,不用想,自己回到宗门之后肯定没有好果子吃。

而就在他迟疑着是否认输的时候,计都的第二次攻击已经到来。

锋芒如匹练,无法阻挡。

雅座面色一凝,心中闪过一丝决然,随着一声怒吼,紫府境的灵力汹涌而出,如同一道瀑布逆流而上。

灵力涌入天宫,乌云极快的度出现在天空之上,一道长达数十丈的雷霆轰然落下,在葛天鹰的双锤之上缠绕飞舞。

二阶下品战技,《镇雷锤》!

天雷与戟光匹练相击

,化作漫天烈火炎炎,计都倒退三丈,而葛天鹰则倒退数十丈之外。

即便是他的最强手段,在计都在手上落了下风。

赤阳汇集,灵光闪耀,红色的图腾之光在空中交错,形成火烧的云朵。计都倒提大戟,轰然冲来。

葛天鹰顿时面色大变,计都的锋芒他都承受不住,更何况是计都本身?想到这里,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将一道符篆施放在自己的身上。一层淡淡的金光将他牢牢护住。

二阶上品符篆,大金光罩。

就在金光形成的一瞬间,大戟已带着烈火,狠狠的轰击在了灵光之上。

一声巨响震彻沧海宗。

金光罩一阵猛烈的剧动,而后慢慢平息,颜色暗淡道近乎透明,而其中的葛天鹰,在这巨响的一瞬间,一口鲜血猛的喷出。

“哇~”

二阶上品的珍贵符篆,计都攻不破很正常,可是符篆完好,其内的葛天鹰却错误估计了计都的强横程度,《都天烈阳戟》威能,远在他想象之上。

对于吐血落在的葛天鹰,计都却是连看一眼都没有,直接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席位上。二阶上品防护符篆出现的一瞬间,葛天鹰就已经相当于认输了。

三招。

计都将一个魁灵山紫府境高手败于手下。随着一阵欢呼,沧海宗上千弟子的眼中露出强烈的狂热神色,第二峰计都,是第一个沧海宗男性弟子心中的偶像想追逐的目标。

而这个目标从很久已经就已经挺立在他们的心中。

看着下面弟子的欢呼沸腾,月慧撇了身前的月宏一眼,心中暗暗叹息。而后也不等魁灵山弟子出邀请,随着身形闪动,已经出现在了高台上空。

“下一个是谁,出来吧。”随着月慧的声音,一般清冷的气息传遍场中,多少年来,他已经习惯这样说话了,只有保持冷若冰霜的高高在上,她才能在沧海宗众弟子心中留下一个不弱于计都的强横身影。

“魁灵山亲传弟子永成,请教沧海宗同道。”

魁灵山席位之上,一道修长身影自席位之上飞起,悠然之间来到月慧对面十丈之地。

“直接用出你最强的手段吧,别到时候说我没提醒过你。”清冷的声音让永成眉头微皱,随后豁然一笑道:“师姐尽管全力出手,永成一定会全力以赴的。”

见对手不以为意,月慧也就不再说话,等到执事口中喊出了开始之后,她猛然动了。

腰间七彩绫突然盘旋飞出,悠然间直冲天际,七彩的绫散着迷人的光彩,光彩背后,是一道银白色的光。

山头渐渐垂落的夕阳不知何时已经渐渐隐去了。

一轮明月自天地之间生出,光芒覆盖了大地。

“唳~”清亮的嘶鸣之声自天地之间响起,在月慧的七彩绫之端,遥遥的天际之上,一条洁白如雪的灵狐仰天嘶鸣。

一阶上品图腾,霜月狐。

天地之间骤然变的冷清了。随着白狐嘶鸣,天上皎洁的明月骤然而落,白光闪闪,似是皎洁的月,又似是冰凉的雪。光芒里,月慧仿佛自冰原传来的声音响起。

“月落——霜天绝寂。”

半空之间,在这句话之后,多了一条由冷雪组成的天路,路的开始在月慧手中的七彩绫上,路的心头在永成的身上。

他的身上遍布着细细一层白霜,他的眼中无神,躯体依然保持着刚刚举起兵器想要攻击时的模样,栩栩如生的凝固在半空。

身影骤然坠落,砸在演武台之上出了扑通的一声闷响。

万籁俱寂。

一招,只是一招,这名来自魁灵山的紫府境亲传弟子,在魁灵山春风得意的天之骄子,就变成一一座人形冰雕。

计都目中神光炯炯,似有战斗的光辉,而后又渐渐熄灭。

演武台之上,魁灵山离江长老的身形蓦然出现在永成的身边,伸手在后者身上查探一番之后,对头半空中的月慧道:“多谢。”

永成只是精神被强大的寒力直接冻结,身上并没有严重的伤害,休息一段时间就会好转。

能够冻结精神的天赋图腾,想想就觉得可怕,山门之中,能够和沧海宗这两倍勉强抗衡的紫府境弟子或许有,可是想要抵挡或者盖过一头,哪就不太可能了。

“沧海宗有弟子如此,何愁宗门不兴?在下恭喜月兄了。”江道原的声音此时响起,打破了场中的寂静气氛。

“江山主客气了,贵派弟子之中,也不乏人中龙凤啊,这次的比试,你们魁灵山可有好几个弟子没有过来啊,我可是知道的。”月慧笑道。

“哈哈哈,门下弟子尚在闭关,让月兄失望了。”

“哈哈,江兄且先在敝宗休整一夜,明日开启紫灵石秘境,宴席早就已经准备妥当,江兄,请。”

晚上的宴席,黎生本是不必去的,可是今日他在两派之前大放异彩,却是推脱不开了,在沧海宗众长老期许的目光下,魁灵山弟子嫉妒或含着畏惧的目光中,被魁灵山一人高手大肆夸赞了一番,直到深夜被放过,往洞府而去。

走到自己的院门之前,微微有些醉意的黎生轻轻呼喊着竹语的名字,门内却无人应答。

难道竹语出去修炼了?黎生有些奇怪的想着,推开院门走了进去。可就在他跨进院门的一瞬间,一道光华自脚下亮起,密密麻麻的符纹矸瞬间飞舞起来,将他的浑身包裹。

脑海中猛然一声炸响,黎生的醉意顿时全消,眼光四下急转之时,看到了一个已经完全燃烧的符纸碎屑。

心中暗道一声糟糕!

这是三阶的传送符篆!是谁要害我?

符篆已经启动,就算是黎生也没有力量能够中断,三阶的传送符篆,远远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接触到的。

心思电转之下,他将公羊子给他的唯一一张传送符篆放在手中,却不敢施展,只等着传送结束之后第一时间施展回去。

要是现在施展,两道三阶符篆灵力对冲,连他也不知道会生什么事情,如果空间之力对冲,就算是万象境的大修士都难以承受,更不用说是他了。

片刻天地翻转的眩晕过后,脚下猛的传来大地的触感,黎生精神紧张,第一时间将符篆真气引动!

没反应。

黎生心下大骇,而这里,耳中传来了一个让他神色剧变的熟悉声音。

“不用费力了,我已经将这片空间用阵法隔绝了,你出不去的。”

“鲁万山!”

黎生面色凝重的喊出这个名字。果然如这人所言,天地之间已经被一层泛着乌光的阵法罩在其中,而不远处,鲁万山正狞笑着一步步的走来。

“鲁万山,你打算干什么?”黎生冷声道。

“干什么?哈哈。”鲁万山轻笑一声:“当然是要杀了你。”

“你疯了!?杀了我,宗门不会放过你的!”黎生吼道。

“宗门?哈哈哈哈…”鲁万山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。“我的儿子死了,没有人愿意为我讨回公道,还算是什么宗门?”

“鲁青的死是因为他自己,怨不得别人!”黎生恼怒道。

“我不管!”鲁万山神色狰狞。“如果不是你,青儿不会死!青儿生前最恨的人就是你,他死了,凭什么你还活在世上!你也要去死!”

鲁万山疯狂了。

“你杀了我,你也会死的。”黎生绞尽脑汁的想着破局破局的办法。鲁万山是紫府境的修士,自己除了手中公羊子给的符篆,还有什么手段能够保命。

“你以为我会这么傻么?”鲁万山桀桀笑道:“看到你头顶上的阵法了么?这是魁灵山的人给我的,三阶上品的隔绝符阵,能够在两个时辰之内,让一切三阶以下的符篆失效。公羊子那老头儿给你的手段用不了了吧?哈哈哈”

“等到杀了你,我就远走高飞,仙域这么大,我一个紫府境的修士哪里不能去?而你……现在就死吧!”狰狞的大吼一声,鲁万山猛然向着黎生一掌拍来,紫府境的海量灵气在一瞬间形成一道一丈大小的灵力巨掌,向着黎生一掌拍来。

紫府境的力量,远远不是黎生能够匹敌的,面对着眼前瞬息而至的巨大掌印,黎生的眼中露出绝望之色。

要死在这里么?不甘心啊。

湖州治疗盆腔炎费用
三明牛皮癣医院哪家好
张掖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
湖州治疗盆腔炎医院
三明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